《山河昭風華》第6章

「陛下,十四五歲的女孩就遠離父母進入皇宮干些伺候人的活,我們不能那麼殘忍,剝奪他們自由戀愛的機會。」

「女子也不該一生攀附于男人身上,女人也可以有一番作為的!」

謝淵太陽穴突突直跳:「閉嘴!」

他起身想去內殿休息會,卻一口鮮血噴在書桌上。

「淡月,去請太醫。」

15

「回稟太后娘娘、皇后娘娘,陛下這是舊傷未愈,而今氣火攻心,才會吐暈昏迷,老臣給陛下開幾副藥調理一下便可。」

太后慈母般握著陛下的手:「趕緊去給陛下熬藥,要是陛下身體有個萬一,哀家讓你們所有人陪葬!」

待人都離開,我守在養心殿為陛下侍疾。

我總覺得剛剛太后的神情有些不對,好似難掩激動?

而陛下身體強健,怎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吐血。

「淡月,你去幫我辦件事……」

「明白。」

16

兩個時辰后,淡月從宮外帶了名大夫回來。

把脈后,大夫臉色明顯不對,欲言又止不敢說。

「但說無妨。」

「這,這……」

「大夫放心,今日你來宮里為陛下把脈之事,絕無第四人知曉。」

大夫渾身顫抖地說出:「稟娘娘,陛下這是中毒已久,怕是,怕是……命不久矣了。」

我怎麼也沒想到太后竟然想弒君!

我壓下心中的不安:「本宮知道了,淡月你送大夫出宮,今日之事,務必保密。」

「娘娘放心,老夫會將這件事帶進棺材里。」

兩人還沒走出養心殿,就被太后的人控制住。

她不再偽裝。

「顧寧,哀家就知道你不是個老實的,當年陛下先一步下了廢你后位打入冷宮的圣旨,哀家不好再將你賜死,可如今沒人護你了。

我被太后囚禁在鳳寧殿。

淡月焦急地來回踱步:「娘娘,這可怎麼辦啊。」

我站于窗前,任由冷風灌進屋內,腦海中不斷浮現出林清說女子何不能有一番作為這些話。

片刻后,我換了身衣服出現在冷宮。

林清凍得渾身顫抖,蜷縮在床上,見到我她哭了,讓我救她出去。

「救你可以,將火器配方和圖紙寫下來,交予本宮。」

林清防備地看著我:「你要這些做什麼?」

我不打算瞞她,將太后意圖奪權扶持親子上位,將我和皇上都囚禁的事說了出來。

林清一臉興奮,蠢蠢欲試:「這就是傳說中的宮變嗎?」

我習慣了她這些奇怪的語言。

林清很快就將配方和圖紙給我,她抓著我的手,眼神中難掩興奮:「我要和你一起保護陛下和皇室!」

「你可知道如果太后造反成功,需要墳墓的就是我們了。」

「怎麼可能,歷史上造反成功的就沒幾個,肯定是咱們贏。」

我不知道她哪里來的信心,也不想給她解釋實際狀況有多兇險。

看她還沉浸在興奮中,我問出了一直藏于心底的問題:「那些詩詞當真是你作的嗎?」

【君不見,黃河之水天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回。

君不見,高堂明鏡悲白發,朝如青絲暮成雪。】

當年她作出這首詩,確實令我刮目相看,我甚至對她有了幾分期待,這種女子若能為陛下效力,實屬百姓之福,后來她詩詞越作越多,卻像個沒有感情的搬運者一般。

林清眉眼閃過幾分心虛:「我……」

我打斷她:「你不必再說了,我心中已了然。」

17

我從冷宮離開后,找到父親曾安插在宮內的人,讓他將信送往百里之外的顧家分部。

皇宮內緊張的氣氛維持了一個月,人心惶惶,生怕刀劍無眼誤傷到。

養心殿和鳳寧殿都被重兵把守,傻子也知道即將發生什麼。

朝堂上,太后的人擁立廣平王為帝。

「陛下病重,太醫說就這兩日了,國不可一日無君,咱們陛下又無子嗣,哀家選來選去,也就只有廣平王合適了,日后朝廷重事就交給他來決斷吧。」

下朝后,廣平王找到她。

「母后,我們這麼做是不是有點太著急了,萬一陛下蘇醒可怎麼辦……」

「你放心,陛下和皇后都活不過今晚。」太后目露兇光。

18

我被關在鳳寧殿中已月余,算了下時間,那封信早就到了顧家舊部手里,此時應當已抵達皇城腳下。

宮人送來吃食,淡月擺好碗筷:「娘娘,您吃點東西吧。」

我按了按眉心,剛坐下,平常乖順的小籠包突然跳上桌,異常狂躁地把飯菜都吃了個遍。

淡月眼看食物都被它舔過,語氣染著哭腔:「你趕緊下來,你把食物都禍害了,娘娘可怎麼辦呀。」

話音落,小籠包突然口吐白沫,渾身抽搐起來。

我抱起它,聽著它虛弱的嗷嗚聲,目光犀利地落在桌上,狗鼻子最是靈通。

「你,你是不是知道有毒,不想讓我吃。」

「嗷嗚~」

「淡月,快去請獸醫來,快!!」

小籠包以前是只流浪狗,有一日它去御膳房偷吃被抓到,眼看太監要將它打死,我攔下將它帶了回來。

「嗷嗚~」

它仿佛在說:娘親,你保護我那麼久,如今我也可以保護你了。

我感受到小家伙在我懷里一點點地失去溫度。

淡月也哭得不行,小家伙平日雖頑皮,卻給鳳寧殿帶來了歡聲笑語。

我正沉浸在悲傷中,窗戶跳進來一個黑衣人,他摘下面具:「屬下見過皇后娘娘,您的信將軍收到了,特命屬下前來保護娘娘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

溫馨提示

加入尊享VIP小説,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,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
進入VIP站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