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鳶》第3章

08

有時候穆珣會來看阿娘,阿娘睡著了不知道,我便站在床邊盯著他。

他不喜歡我。

他說我長了一張和阿爹一樣讓人討厭的臉。

我覺得他眼神不好。

所有人都說我可愛,我和阿娘乞討那會兒,可是有人要出十金買我的。

十金呢,能買兩頭牛了。

穆珣給了我一塊糖餅,我咽了咽口水,接了過來。

正要吃的時候,阿娘突然醒了,一把將糖餅奪過。

「怎麼,怕本侯害她?」穆珣冷笑著說。

阿娘說不是,說是我的牙不好,脾胃也不好,不能吃太黏的東西。

「待君侯將來有了孩子就明白了,為人父母總是為孩子操心。」

穆珣說:「是嗎?那怎不見裴玠操心這個孩子,他不是她爹嗎?」

阿娘低著頭不說話,手里緊握著那個糖餅,最后還是放到了我手里:「阿顏,你去外院那棵桃樹下吃吧,只吃半個,剩下半個明天吃。」

我不想去,可阿娘催促著。

我拿著糖餅走了好一會兒才到桃樹下,不知道阿娘為什麼一定讓我來這麼遠的地方吃。

待我吃了半個糖餅,我見桃花開得極好,便請人幫我折了一支最好看的往回走,我想阿娘一定會喜歡的。

還沒推門進去呢,仆婦就將我抱走。

經過窗邊的時候,我看見阿娘床上的幃帳放下,她一只涂著鮮紅豆蔻的手在帳外緊緊地抓著垂下的流蘇,但很快又被另一只骨節分明的手捉進帳內。

傍晚我才被送了回來,我落在門口的桃花已經被阿娘拾了回去,插在青玉的花瓶里。

「阿顏摘的桃花真好看,阿娘很喜歡。

」她夸我。

然后叮囑我不要隨便吃別人給的東西,就算想吃也要先告訴她。

我用力點了點頭。

最后她抱住我:「我的阿顏啊,一定要平平安安長大啊。」

09

穆珣因常和我娘在一起,他的家臣有些擔心他太過沉溺男女之事。

也有人覺得放縱一下也無妨,清心寡欲是征服不了天下的。

更何況這是對我爹的攻心計。

他們還說:「反正,這女子不管是人還是尸身,最后是要還給裴玠的,不必在意。」

阿娘不言不語,只安靜坐在窗邊為我縫春日的裙子。

「阿顏,過來試試。」她招呼我。

我穿著裙子在她面前轉了個圈。

「我的阿顏真好看。」阿娘笑著,滿眼都是我。

可我總覺得她眼中帶著悲傷。

我想她大概是想起了上一世我的死亡。

我是被容姬的孩子推進湖里染上的風寒,府中的醫官都去給容姬的孩子治病,阿娘雖是正妻,卻請不來任何人。

那時候所有人都認定她被穆珣的人玷污,連阿爹都不愿碰她。

她整夜整夜地抱著我,一遍遍地求阿爹。

可我還是在一個微光的清晨在她懷里慢慢變冷。

意識的最后,我聽到她輕聲為我哼著歌:

「摸摸小肚子,寶寶不哭鬧;捏捏小手小腳,寶寶睡好覺……」

好多次我想告訴她我活著,可不知為何開口的時候卻發不出聲音。

我只能抱住她,撒嬌地叫她阿娘。

10

六月時,穆珣攻下玉川,阿爹沒能到達,他和另一個王侯相遇打了起來。

其實我不想他來,因為他真的很厲害,打仗沒輸過,我怕穆珣打不過他。

雖然我很討厭穆珣,但是他沒讓阿娘哭過。

阿爹總是讓阿娘哭。

阿爹也不怎麼喜歡我,他喜歡容姬生的兒子。

他說整個東吳都是給容姬兒子的,而我這個女兒是用來聯姻的。

穆珣的軍隊在玉川停下,加固城墻籌備糧草,準備守株待兔。

他的家臣說,我爹就是那只兔子。

阿娘讓人送來生牛乳,她用牛乳和花草制作藥膏涂抹在身上,養得身體又軟又香。

仆婦們都說她奢侈,還真把自己當西陵君侯夫人了,阿娘也不理會。

她又親自縫制了衣裙,是玉川沒有的樣式,她將自己裝扮得漂漂亮亮的,走到哪里都讓人移不開眼。

穆珣宴請玉川世家大戶們,阿娘出來獻舞。

她輕盈地在場中旋轉,巧目盼兮,香風陣陣,連蝴蝶都為她停留。

最后,她伏在穆珣的懷里,用嘴咬了一杯酒去喂他。

穆珣沒有喝酒,也沒笑。

眾人愣神的時候,他一把抱起阿娘離了席。

這夜之后,阿娘如何狐媚侍人的事被傳得越來越廣,添油加醋,繪聲繪色,甚至還有民間樂人在戲臺子上演上了。

不久后,阿爹打了勝仗的消息傳來了。

11

九月初,玉川的木芙蓉開得正好,整座城都是一片粉紫。

阿娘摘了花準備制成藥膏,治我被夏日蚊蟲咬后留下的疤痕。

熬煮的時候,她突然嘔吐起來。

我忙問:「娘,你怎麼了?」

阿娘四下瞧了瞧,見沒人才小聲道:「沒什麼,被煙嗆到了。」

我忙給阿娘端了水,她正喝著,穆珣身邊的近侍來請阿娘去前廳,說是阿爹的使臣來了。

阿娘點了點頭:「容我換身衣裳就來。」

昨日我就聽說阿爹的三十萬大軍已經向玉川前來,如今天下一半已經是裴家的勢力。

上一世阿娘帶我逃回去不久,祖父便自封為王,國號魏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

溫馨提示

加入尊享VIP小説,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,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
進入VIP站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