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阿鳶》第2章

「不會吧,她可是汝南姜氏一族的女兒,姜氏可是最重禮義廉恥的。」

「誰知道呢,前幾日君侯還帶著她野外縱馬,回來時她衣裙都攏到了腰上,半分廉恥也沒。」

她們說,穆珣好好一個清心寡欲的君侯,被我阿娘給帶壞了。

「依我看啊,君侯也是在利用她,現在估計滿天下都知道裴玠的女人被咱們君侯睡了。」

她們哈哈大笑著。

我團了雪砸到她們身上,她們起身追我,我逃回帳中,阿娘正在煮茶。

她擦著我臉上的汗:「去了哪里,熱成這個樣子?」

我很想問她為什麼不逃,為什麼留在這里被人笑話被人罵。

可她的手真溫柔啊,我不想讓她傷心。

「沒什麼。」我窩在她懷里,「是孩兒看見一只小兔子,追了半天沒追上。」

阿娘笑了起來:「你呀,怎麼和你爹小時候……」

她突然不說話了,笑容也慢慢消失。

過了一會兒她又說:「阿顏多跑跑也好,身體棒棒的就能平平安安長大。」

我用力點了點頭:「好。」

我也希望這一世我再也不要染上風寒了。

05

雪晴后,穆珣的軍隊開始繼續南下,一路上勢如破竹,桃花開的時候他打到了汝南。

汝南是阿娘的家鄉,可我一點也不喜歡這里。

上一世阿娘帶我逃出去后就來了汝南,可外祖父母不讓她進門。

外祖父將阿娘攔在門外:「你已被玷污,姜家容不下你了,你走吧。」

阿娘拉著我跪在地上解釋:「女兒以死相抗,穆珣便沒有為難我,只將我關了起來。」

可沒有人相信。

阿娘又求他們給些藥和銀兩,她的臉傷得厲害,而且我們娘倆好幾天沒吃飯了。

外祖父也一分也不給。

外祖母說:「阿鳶,你把孩子送人,再尋一條河了結吧。」

阿娘緊緊抱住我,跌跌撞撞地逃了,生怕慢一分我就會被奪走。

周圍的人都向她扔石頭菜葉,罵她不知廉恥,她又多了一身傷。

后來她帶著我一路乞討才得以回到阿爹身邊。

此刻外祖父母帶著族人跪在穆珣大軍面前,恭敬地奉他為主君,再沒了上一世的骨氣。

原來,鞭子要抽到自己身上才知道疼啊。

阿娘這天沒出來見外祖父母,她抱著我待在馬車里發怔。

「阿娘,你要去見外祖父母嗎?」我問她,曾經很多夜里,我聽見她在夢中叫爹娘,甚至還會落淚。

我想,她還是想著外祖父母的。

可阿娘卻搖了搖頭:「不見了。」

在,也不見了。

06

晚上我睡得迷迷糊糊,感覺到有人坐在榻邊,我小心翼翼睜開一點眼睛,看到是穆珣。

因為打仗,我和阿娘已經一兩個月沒見到他了。

阿娘也感覺到他來了,坐起身:「君侯什麼時候來的?」

穆珣撫摸著她的臉:「剛到。」

她偏開頭:「君侯,阿顏還在這,別……」

穆珣問她:「你為什麼不去見你父母?」

阿娘沉默了一會兒說道:「不知道要如何相見。」

穆珣又問:「你心里還惦記著裴玠,所以你覺得無顏以對父母。」

阿娘回道:「不是。」

穆珣說:「最好不是,本侯還在履行與你的約定,若是你為了裴玠與本侯耍花樣,本侯絕不會輕饒你。」

阿娘說絕不會背叛他,她以她的性命起誓。

穆珣走了,過了一會兒他身邊的人又來請阿娘過去。

兩個派來照顧我的仆婦小聲議論:「原以為君侯能忍住呢,沒想到還是把她叫過去伺候了。

「君侯怕是上癮了,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戒掉。」

「能不能戒掉不打緊,不過是個讓人玩弄的狐媚子,眼下最緊要的是要和裴玠相遇了。」

聽到她們在議論阿爹,我立刻豎起耳朵。

她們說穆珣下一城是玉川,說阿爹的二十萬大軍也在向那里行進。

說現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阿娘委身穆珣,阿爹肯定不能忍。

待阿娘落到阿爹手里,怕是要被上騎刑。

她們嘆息:「哎喲,騎刑啊,那時候她可要生不如死了。」

07

大軍在汝南休整了九日,阿娘便去了穆珣房中五夜。

清晨阿娘在薄霧中回來,然后睡去。

仆婦們又聚在院子里碎嘴子:

「能不累嗎,整宿地勾著君侯,熱水我一夜都要送好幾次。」

「不過她也的確生得好,嫩得能掐出水。」

「你們說她怎麼就留不住她夫君的心呢?他們可是青梅竹馬的少年夫妻。」

她們說因為阿爹寫給穆珣的那封信,天下都知道我娘不被阿爹喜歡。

在乎一個人是恨不得將她揉進骨血里,怎麼可能拱手讓給別人呢。

可阿爹不但把阿娘送了人,還是送給敵人。

他不知道那意味著什麼嗎?

最后她們得出結論:「大概有比她更美的吧,勾走了她夫君的心。」

阿娘這時候睜開了眼,身體微微顫抖,長長的睫毛如風中的蝶翅。

我打開門對著仆婦們齜牙咧嘴,把她們都趕走。

阿娘起身梳妝,她久久看著鏡中的自己。

她撫摸著上一世曾經受傷的臉。

「阿娘,你是天下最最好看的。」我認真地告訴她。

在我心里,無論她美丑,無論她變成什麼樣,她都是最最好看的娘親。

她回過神,對我溫柔地笑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

溫馨提示

加入尊享VIP小説,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,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
進入VIP站點